您的位置:首页>频道 > 社会 >

松川仪表创业板IPO正式获得受理 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2021-11-17 16:27:15    来源:北京商报

2020年4月底开启上市辅导之后,浙江松川仪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川仪表”)创业板IPO正式获得受理,公司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不过,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松川仪表IPO背后疑点重重,报告期内公司共经历了三次股权转让,不过价格却存在较大差异;此外,在上市辅导前后,公司董监高也变动明显,实控人林茂波胞妹林颂华辞去了财务总监一职,董事祝锡萍任职仅8个月便离职。冲击上市背景下,松川仪表的经营业绩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波动较为明显,若想成功闯关A股,松川仪表还要对这些问题详细解释。

三次股权转让价格不一

成立19年之际,林茂波、吴洁华夫妇要将松川仪表推向资本市场了。不过,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报告期内,松川仪表存在股权转让价格不一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松川仪表主要从事燃气计量仪表的研发、制造、销售和服务,实控人为林茂波、吴洁华夫妇,合计持股比例达77%。报告期内,松川仪表共发生三次股权转让。

具体来看,2019年12月,温岭鑫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川投资”)将其持有的松川仪表500万股股份以99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林茂波,彼时股权转让完成后,林茂波的持股比例高达83.33%。经计算,上述股权转让价格为1.99元/股。

之后在2020年1月,松川仪表进行了第二次股权转让,林茂波将其持有的公司25万股、25万股、25万股、15万股股份分别以150万元、150万元、150万元、9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福增、陈景伟、朱云志、赵永峰等。经计算,上述股权转让的价格均为6元/股。

除了上述股权转让之外,林茂波还将其持有松川仪表的200万股、100万股股份分别以1800万元、9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许伟强、丁茂国,而上述股权转让的价格为9元/股。

据了解,李福增、陈景伟、朱云志、赵永峰均系松川仪表的高管团队,许伟强、丁茂国则是实控人林茂波好友。

第三次股权转让则在2020年9月,林茂波及其胞妹林颂华分别将持有的松川仪表45万股、45万股股份,以495万元、49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嘉兴炬华联昕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炬华联昕”)。经计算,该股权转让的价格则升至11元/股。

据了解,炬华联昕的主要合伙人为(),主要从事智能电表业务。

从三次股权转让的时间线来看,相差并不远,其中第一次、第二次股权转让仅时隔一个月,第二次、第三次股权转让则时隔8个月。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同一时期或相隔时间较短,IPO公司股权转让价差较大容易引发监管层关注,这当中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关系还需要企业重点说明。

从上述股权转让受让方来看,鑫川投资系林茂波控制企业,第一次股权转让可以说是非市场化转让,第二次股权转让中松川仪表高管入股价格低于外部投资者(林茂波好友),不过第三次股权转让同为外部投资者,价格却高于林茂波好友。

上市辅导前后董监高频变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松川仪表还存在董监高变动大的情况。

据显示,2020年4月29日,松川仪表上市辅导备案登记获得受理,不过,当年5月公司高管团队就出现了变化,还是IPO进程中的关键职位财务总监。

2019年初,松川仪表高级人员为林茂波、周福根、李福增、陈景伟、林颂华5人,分别担任总经理、副总经理、副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一职。为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增设董事会秘书职务,松川仪表于2020年5月10日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聘任陈景伟兼任董事会秘书。但与此同时,聘任李志华接替林颂华担任了财务总监一职。

根据履历,新任财务总监李志华之前未在松川仪表任职,2016年至2019年任安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对于李志华接替林颂华财务总监一职的原因,松川仪表在招股书中并未详细说明。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IPO公司而言,财务总监的职位非常重要,深度参与公司IPO的关键环节,而在上市辅导后该职位生变恐会引发监管追问。

另外,松川仪表董事席位变动也较大,2019年初,公司董事会成员为林茂波、吴洁华、周福根、李福增、林颂华5人,其中林茂波为董事长。为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引进独立董事,松川仪表于2020年4月23日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即公司上市辅导之前,该次会议上选举高健强、祝锡萍为独立董事,并接替李福增、林颂华作为董事会成员。

这也意味着松川仪表5位董事会成员中,2位发生了变化,其中也有林茂波胞妹林颂华。

不过,上任仅8个月,新董事会成员祝锡萍由于个人原因无法继续任职,松川仪表于2020年12月28日召开2020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张滨滨为独立董事,接替了祝锡萍。

监事会成员中,三人的团队两人生变。2019年初,松川仪表监事会成员为乐可忠、潘云华、朱云志,其中乐可忠为监事会主席。不过,2020年4月23日,松川仪表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分别选举林赛赛、王秀青为监事、职工代表监事,两人替换乐可忠、潘云华作为监事会成员,之后选举林赛赛成为监事会主席。

报告期内业绩波动大

报告期内,松川仪表业绩波动也较大。

财务数据显示,2018-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松川仪表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06亿元、2.42亿元、2.39亿元、1.05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6106.39万元、4341.64万元、5512.08万元、1549.59万元。

不难看出,松川仪表2020年营收出现了下滑,公司净利润在2019年下滑后,2020年有所上升,业绩呈现一定的波动性。

据松川仪表招股书,公司产品类别主要有四大类,分别是物联网智能燃气表、远传智能燃气表、IC卡智能燃气表以及膜式燃气表,其中2018-2020年,公司的第一大拳头产品均是远传智能燃气表,不过该产品贡献营收占比在逐年降低,分别是42.86%、38.04%、33.84%。

相比之下,物联网智能燃气表贡献营收占比在逐年走高,分别是2.79%、18.08%、28.96%。

2021年上半年,物联网智能燃气表正式取代远传智能燃气表成为松川仪表第一大拳头产品。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物联网智能燃气表、远传智能燃气表分别产生营收4196.89万元、2494.64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0.55%、24.1%。

另外,报告期内,松川仪表研发投入占比也在逐年走低。

2018-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松川仪表研发投入分别约为1212.85万元、1303.82万元、1280.23万元、493.5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8%、5.39%、5.36%、4.7%。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向松川仪表证券事务部发去采访函,不过均显示对方所在服务商出现内部系统故障而退信。随后,记者致电松川仪表方面,对方工作人员表示“相关负责人不在,会将采访需求进行通知”,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此番谋求创业板上市,松川仪表拟募资3.51亿元,投向年产120万台智能燃气表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分别拟投入募资额2.51亿元、1亿元。(马换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