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社会 >

三大央行被迫加息!中国货币政策有何最新信号?

2021-03-22 14:34:52    来源:中国基金报

日,多国央行先后公布利率决议。美、英、日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继续维持超低利率水不变。

然而这样的情况下,确有三大央行被迫加息!巴西、土耳其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率先加息。

三大央行被迫加息!

对于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来说,眼下疫情依然严重、经济脆弱、债务负担沉重,并非加息良机。此时加息将导致经济部门融资条件过早收紧,不利于经济复苏。但为防止资本外流、遏制本贬值和高通胀,巴西等国央行日意外宣布加息。

巴西中央银行17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从2%上调至2.75%。这是巴西央行自2015年7月以来首次加息。

虽然目前巴西的疫情依然很严重,经济也没有恢复,但通胀却不断上升。巴西经济部当天宣布,将巴西今年通胀预期上调至4.4%,主要原因是食品价格大幅攀升。巴西央行15日报告预计今年通胀率可能达到4.6%。

巴西央行最新公布的经济学家调查显示,2月份巴西通胀率四年来首次超过5%,预计今年将触及4.6%。而巴西国家委员会设定的2021年通胀率管理目标中值为3.75%,允许上下浮动1.5个百分点。

巴西加息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跟发达国家比起来,许多新兴市场的货政策风险更大。在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带动长期美债收益率上升的情况下,资金会从风险较高的新兴市场撤离。

土耳其央行18日也将基准利率提高至19%。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土耳其年化通胀率已升至15.6%,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与2018年年初相比贬值逾50%。

俄罗斯中央银行19日宣布,将基准利率提高0.25个百分点至4.5%。这是俄罗斯自2018年年底以来首次提高基准利率。俄央行指出,此举旨在应对迅速上升的通货膨胀并稳固本国货

随着发达经济体央行持续“放水”,那些遭受疫情严重打击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内外环境,复苏之路或将更加曲折和漫长。

土耳其央行行长因加息被免职

而值得关注的是,土耳其央行行长刚加了息,就被炒了鱿鱼。

加息之后,周六,刚刚上任4个月的土耳其央行行长Naci Agbal再遭解雇,成为两年里被开掉的第三位央行行长。

自2020年11月Agbal上任以来,土耳其央行大幅加息以抗击通胀,基准利率已累计上调875个基点。去年11月,基准利率由10.25%被上调至15%,随后又在12月上调至17%。就在周六Agbal被宣布解除职务的两天前,他刚刚将利率再次上调200个基点,一度获得市场赞许。

但是,Agbal不断加息的做法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意见相左。埃尔多安认为,恰恰加息才是导致通胀的原因,要求保持低利率以刺激经济增长。

根据土耳其官方公报公布的总统令,Agbal的职位将由Sahap Kavcioglu接任。Kavcioglu曾是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议员,也是亲政府报纸Yeni Safak的专栏作家。他一直以来批评央行的加息举措,上月在其专栏中写道,“加息将间接导致通胀上升”。在另一篇文章中,他表示“我们的国家总是在高利率中吃亏”。

为什么要突然加息?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发达经济体为推动本国经济复苏继续采取超宽松货政策,将进一步推升通胀预期,造成长期国债收益率水继续上升、金融市场波动加大,其流动过剩带来的外溢影响将进一步显现。在这种背景下,尽管仍深受新冠疫情影响,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为抑制本贬值和高通胀,不得不及早加息。

在发达经济体普遍采取超宽松货政策的背景下,国际资本市场流动泛滥,投资者通胀预期增强,纷纷抛售美国长期国债等债券,导致其价格下跌、收益率上扬,进而造成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

随着美国经济在大放水之下快速复苏,期美债利率上升使得包括土耳其在内的许多新兴市场承压。

今年2月中旬以来,欧美主要市场长期国债收益率加速上行。2月12日至25日,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约20个基点。今年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累计上涨约80个基点,3月18日一天就大涨6.6个基点。

分析人士认为,美债收益率继续上行可能会引起全球市场资本流动逆转和汇率剧烈波动,导致受疫情严重冲击、公共财政状况较差的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资金外流、债务违约等风险。

许多投资者抛售新兴市场货以购买美元,导致前者急剧贬值,这增加了新兴市场国家偿还美元债务的成本,从而威胁其金融体系的稳定。

国际金融协会日前发布的每日跨境资金流动报告显示,3月的第一周,新兴市场半年来首次出现单日资金流出,每日资金流出约2.9亿美元。该机构表示,期美债收益率的抬升放大市场恐慌,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出现的国际资金净流出正是投资者对市场担忧的最好例证。

高盛经济学家Alberto Ramos对此评论称:“全球货背景正在发生变化,而不幸的是,必须为此做出反应的经济体恰恰是那些最脆弱的经济体。”

中国货政策有何最新信号?

3月20日,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圆桌会,会上,易纲就货政策操作空间和推动绿色金融发展发表最新看法。

易纲强调,我国有较大的货政策调控空间。中国货政策始终保持在正常区间,工具手段充足,利率水适中。我们需要珍惜和用好正常的货政策空间,保持政策的连续、稳定和可持续

图片

先看本次易纲讲话要点:

1、我们有较大的货政策调控空间。中国货政策始终保持在正常区间,工具手段充足,利率水适中。

2、中国的货政策处于正常区间,在提供流动和合适的利率水方面具有空间。

3、货政策既要关注总量,也要关注结构,加强对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定向支持。

4、货政策需要在支持经济增长与防范风险之间衡。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基本保持稳定,在为经济主体提供正向激励的同时,抑制金融风险的滋生和积累。

5、实现碳中和需要巨量投资,要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导金融体系提供所需要的投融资支持。对于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资金需求,各方面有不少测算,规模级别都是百万亿人民。这样巨大的资金需求,政府资金只能覆盖很小一部分,缺口要靠市场资金弥补。

6、绿色转型可能使高碳排放的资产价值下跌,影响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一方面,这会增加金融机构的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风险,进而影响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另一方面,这可能影响货政策空间和传导渠道,扰动经济增速、生产率等变量,导致评估货政策立场更为复杂。

7、央行正在与欧方共同推动绿色分类标准的国际趋同,争取年内出台一套共同的分类标准。

8、正在研究在对金融机构的压力测试中,系统地考虑气候变化因素。货政策方面,正在研究通过优惠利率、绿色专项再贷款等支持工具,激励金融机构为碳减排提供资金支持。

9、外汇储备投资方面,将继续增加对绿色债券的配置,控制投资高碳资产,在投资风险管理框架中纳入气候风险因素。

10、央行已经指导试点金融机构测算项目的碳排放量,评估项目的气候、环境风险;已按季评价银行绿色信贷情况,正在研究评价金融机构开展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的业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