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社会 >

四川达州吞噬4条人命的地陷到底是啥原因?官方:正在分析核查

2018-10-10 09:06:42    来源:华西都市报

四川达州市今天发布关于达川区东环南路103号人行道路面塌陷灾害的情况通报,全文如下:

2018年10月7日14时30分许,达州市达川区东环南路103号发生人行道路面塌陷灾害,面积约10平方米,4人被困。在省市领导的关心和救援指挥部的正确决策下,救援队伍攻坚克难、昼夜奋战。截止10月9日15时50分,4名被困人员全部救出,其中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2人现场发现已死亡。

灾害发生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区迅速成立抢险救援指挥部,下设现场救援、应急维稳、医疗救护、舆论宣传、善后处置、事故调查及后勤保障等7个小组,统筹组织指挥整个救援工作。

指挥部始终坚持把救人作为首要任务,科学确定救援方案,有力有序在第一时间开展救援工作。由于路面塌陷点周边房屋密集、地下环境复杂,塌陷深度最深达15.6米,加之塌陷点土体堆积堵塞涵洞,形成堰塞体,持续降雨,涵洞积水7万余方,面临发生次生灾害危险,整个救援工作难度巨大。指挥部先后召开11次会议,会商研究救援中的重大问题,确保了救援工作安全及时有序,有效防范了次生灾害发生。救援过程中,市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支队、省安监局煤矿抢险排水站、四川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核工业西南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省煤田地质局一三七队、华蓥山煤业广能集团救援队、市消防支队、市水利电力建筑勘察设计院、巴山救援队、蓝天救援队、渔民救援队、达川区相关单位等20余支救援队伍400余人,投入机械设备100余台参与抢险救援。

省、市联合专家组正在通过查阅相关历史资料、现场勘测等,进一步分析核查此次灾害产生的原因。目前,达川区已根据专家组提出的隐患排查及灾害治理方案,全面有序开展相关工作。

长达50个小时的救援结束 一对父子一对夫妻被地陷夺走生命

10月9日,在地陷中失踪的一对父子被找到,但均已遇难。

救援持续了50个小时结束。

9日下午3点40分,经过长达50个小时的救援,在达州路面塌陷中失踪的父子二人被发现,但均已遇难。加上之前发现的一对新婚夫妇,被陷的4人全部遇难。

10月7日下午2点28分,达州市达川区东环南路济民医院外的人行道突然发生塌陷,造成4名路人陷落。事故发生后,当地立即展开了紧急救援。

塌陷路段位于达州市闹市区。然而,对于唐增福父子与贺梦龙夫妻来说,他们与这条马路几乎没有什么“交际”。而正是这样一条不常走的路,一次突如其来的塌陷,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父与子

出事前他们刚刚团聚一天

唐增福今年不到50岁,是土生土长的达州本地人。他的家在福善镇,离达州城区30余公里。镇里相熟的人,都爱叫他“唐狗儿”。

“狗儿”这个称呼,本是唐增福的小名,然而也不知怎么反而被人叫成了名字,无论长辈、平辈,都这么称呼唐增福,听到后他也是笑脸相迎。

去年过年时,曾有朋友善意地提醒,“整天狗儿、狗儿的,你都是快要当爷爷的人了,怎么也不觉得尴尬。”对此,唐增福只是笑着回应:“爹妈起了这个名字,我还怕别人叫么。”

在村里人看来,唐增福的命运其实不好,但一直很努力。“他家里两个姐姐,一个妹妹,他爹走的时候他才17岁,当时他还要一边打短工,一边照顾姐妹。后来,他靠着自己勤快,一手一脚修了他的老房子,然后又学了划玻璃,去了城里他姐姐那里帮忙,最近两年还攒钱在城里买了房子。”一村民说。

今年初,经熟人介绍,唐增福去了柬埔寨一家服装厂打工,“听说一个月有2万块钱左右。”

10月7日,是唐增福45岁的生日。因为这个生日,他利用假期回了国,并在生日当天回到了达州老家。下午两点,他带着自己久未谋面、11岁的小儿子前往济民医院附近买了一部手机。随后,这对父子双双掉了进去,再没出来。

夫与妻

4天前他们刚刚举办婚礼

在唐增福父子掉进塌陷区的同时,一对新婚夫妻也遭遇了相同的命运。

年仅22岁的贺梦龙,4天前刚刚与妻子牟必青举办了婚礼。两人曾是同学,他们的家,在与唐增福老家紧邻的亭子镇。

新婚夫妻,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在他们掉进去之前,从监控视频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夫妻俩依偎在一起,说着悄悄话,与唐增福父子擦肩而过。

对于老家的人来说,这对夫妻突如其来的遭遇,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一位姓王的村民表示,他在知道这件事时,真的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我第一反应是弄错了,毕竟,4天前我才喝了他们的喜酒。”

为庆祝女儿出嫁,牟必青的父亲牟昌国在10月2日晚上和10月3日早上摆了两顿酒宴,前后40余桌,整个村的人几乎都参加了。随后,贺梦龙家又在镇上一家酒楼摆酒感谢宾客。

10月7日,国庆假期最后一天。由于要赶回成都上班,夫妻两人前往达州客运南站购买前往成都的汽车票。然而,这一去就与家人成了永别。

生者痛

条件刚变好,结果女儿没了

对于女儿的死,牟昌国一直无法相信。

10月7日,他曾打电话想要询问女儿女婿是否已经到了成都,然而,他们的电话却一直是关机状态。因为无法确认女儿女婿的消息,老牟一晚没有睡好。10月8日一早,村里人找上门来,假装说要帮他去城里找工作,带着他去了殡仪馆。

牟昌国所在村里的组长老夏说起牟昌国一家,声音有些干涩:“以前他们家条件不太好,但好在女儿争气,初中毕业就去了护士学校学习,后来又到了成都工作,这两年他们条件好了,结果女儿没了。”牟昌国干着泥水匠的工作,这两年随着村里盖房,他的活也相对较多,不少人都有些羡慕他的收入。

如今,老牟的家里安静地躺着一张全家福照片。照片中,妻子和两个女儿穿着洁白的婚纱,坐在前面,女婿与他一身西装站在身后。

女婿贺梦龙家与老牟家车程不到10分钟,周围邻居对于这家人的印象比较一致。

“这家人不太顺。”一位邻居介绍,10月8日,当贺梦龙的母亲接到儿子死讯时,她几乎是一片茫然。“前两年,她摔过一次,伤到了背,当时看病花了一大笔钱,但好像没能彻底医好,精神有些不好。”

贺梦龙的父亲是湖南人,此前一直在广东打工,在贺梦龙结婚时,他曾回来过,但没两天又走了。“这两天好像因为他儿子的事,又回来了。”

与父亲视频,说着说着断了

唐增福的妻子此前一直在浙江一带打工。据村里人说,此次唐增福在回到达州前,曾去浙江看过一次妻子。唐增福父子出事后,妻子在10月8日赶了回来。

“我们看到她的时候,她脸上的眼泪就没停过,也不说话,就一直哭。”唐增福妻子的表妹石女士说,家里人都不敢让表姐一个人呆着,“怕出事,我们一直有人陪着她。”

唐增福的大儿子如今是达州市的一名协警。据媒体报道,当天下午他因在单位值班,未能第一时间回家和父亲见面,因此选择了与父亲视频通话,然而没说几句,视频却没有任何征兆地断掉了。随后,大儿子知道了父亲和弟弟陷落的消息。(综合华西都市报报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