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社会 >

华海财险困境:三年连亏,违规股东“被清退”

2018-02-27 13:13:08    来源:国际金融报

继昆仑健康险、长安责任险、利安人寿、君康人寿之后,又一家保险公司的股东因违规被保监会“清退”。

2月13日,保监会向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海财险”)下发了一封《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决定撤销青岛神州万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神州万向文化”)、青岛乐保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保互联科技”)增资华海财险的行政许可。

对此,华海财险合规负责人兼首席风险官冯明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收到了保监会的决定书,公司高度重视并支持保监会对个别股东股权的处置。决定书的内容只涉及公司股权层面,没有对公司日常经营和业务造成直接影响。”

华海财险的两个股东为什么被“清退”?真的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经营和业务?这家成立刚满3年的公司还有哪些问题?

65天内2次增资“惹麻烦”

神州万向文化和乐保互联科技究竟犯了什么事?

按照保监会的说法:经调查核实,两家股东在2016年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二款“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的,应当予以撤销”。

《国际金融报》记者随即查阅了保监会网站发现,华海财险分别在2016年6月28日和9月2日收到了保监会的《关于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变更注册资本金和修改章程的批复》,前者同意其注册资本变更为10.8亿元,后者则同意其注册资本变更为12亿元。

两次增资仅间隔65天。

《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通过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站进一步查询上述2笔增资的相关信息,仅查询到第二笔增资的信息披露。

根据华海财险发布的公告:2016年7月8日,华海财险经全体股东审议,决定向乐保互联科技以原始股价(每股人民币1元),定向增发华海财险1.2亿股股份,公司注册资本金由10.8亿元增至12亿元。增资完成后,新增股东乐保互联科技持股比例为10%。

从增资后股权结构表看,华海财险的股东比较分散,共有12家,其中,最大单一持股股东的持股比例即为10%。

按照乐保互联科技的声明,投资华海财险的资金,源于合法的自有资金,并非使用任何形式的金融机构贷款或其他融资渠道资金;且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与其他股东、投资人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存在股权代持或其他安排。

不过,保监会并不认可乐保互联科技的这份声明,并明确指出其在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

至于神州万向文化,公开信息并未披露这家公司增资的细节。但从保监会的《决定书》中不难看出,应该与华海财险的另一笔注册资本变更有关,且在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

“我们也不太清楚保监会所指的‘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具体指向。”冯明昌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天眼查的信息,上述2家股东之间并不存在关联关系,至于是否指向其他股东,冯明昌并未给出答复。

根据保监会要求,自决定书下发之日起3个月内,华海财险应抓紧引入合规股东,确保公司治理稳定,在引资完成前不得向违规股东退还入股资金,在此期间限制违规股东参会权、提案权、表决权等相关股东权利。逾期未完成的,监管部门将视情况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

对此,冯明昌透露,已将保监会对上述2家股东股权处理的相关情况通报全体股东、董事和监事,“我们正在安排上述2家股东的资金转让,在引资完成前不会退还入股资金,因此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产生不会受到影响”。

华海财险公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09.34%,偿付能力风险管理能力评估(SARMRA)的得分是72.8分。

连亏3年股东频繁更迭

成立于2014年12月的华海财险算得上是“含着金钥匙”而生,股东是沿海地区和海洋领域实力雄厚的企业集团,也是全国首家以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为特色的全国性、综合型财产保险公司。

然而,系出名门并没有给华海财险带来太多助益。相反,成立3年来,这家公司“绯闻”不断,业绩堪忧。

2017年7月19日,华海财险一份关于内部高管被免职的文件在业内流传开来,被免职的是董事会秘书于晖。同一时间,于晖的一封内部信也被曝光,信中回应称,公司的做法不符合规定,属非法和无效的。

其实,这场风波在2017年6月底已有端倪。6月28日,华海财险召开内部紧急会议作出暂免于晖董秘及拟任的副总经理职务,并整合其分管的非车险业务部门的决定,并通知董事会以通讯表决方式审议免去于晖董秘兼副总经理职务。

于晖在内部信中表示,6月28日下午休年假期间,董事来电代董事长赵小鸣转达,希望其主动提出辞职,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及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于晖认为,公司解聘其董事会秘书及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并对其工作岗位作出调整的安排,是非法的、无效的。此外,对非车条线的撤并,是未经董事会授权的非法行为,任何未经授权的决策都是无效的。

2017年6月30日,华海财险发布《关于于晖重大失职和违纪情况的通报》,通报中提到于晖自2016年2月开始分管公司非车险业务。一年多来, 其对公司部署的重点工作重视不够、落实不力,导致非车险业务下滑严重,保费收入大幅落后于预算时间进度。同时,赔付率居高不下,特别是意外和健康险赔付情况在其分管前后差异巨大。

该通报中还提及于晖在分管部门管理混乱的问题,未经公司总经理办公会等决策机构审议,随意调整分管部门的管理职责,擅自变更部门内部架构,增设处室,以强化管理为名,随意增设管理层级,变更部门隶属关系。

孰是孰非,不得而知。这场“闹剧”随着于晖离开华海财险而归于平静。但这只是华海财险诸多问题的“冰山一角”。

对于华海财险的股东而言,连续3年亏损远比个别高管的去留来得重要。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华海财险保险业务收入3.7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1.22亿元。2016年,华海财险保险业务收入11.93亿元,净利润亏损2.79亿元,净资产8.12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华海财险保费收入11.93亿元,其中,赔付支出2.68亿元,手续费及佣金支出1.9亿元,而最大的支出项为业务及管理费(支出3.53亿元)。

根据华海财险发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公司2017年保险业务收入15.64亿元,净利润亏损有所收窄,为-2325.61万元,净资产7.43亿元;当期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7080.03万元,净现金流为-399.33万元;其中,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8210.06万元,投资活动净现金流为-8596.67万元,汇率变动对现金的影响-12.72万元。

或许是出于对业绩的担忧,华海财险的股权变更也比较频繁。

2017年8月,华海财险发布公告称,公司发起股东之一的七台河鹿山优质煤有限责任公司,将其所持1.2亿股股份作价1.8亿元,全数转让给了北京星联芒果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每股1.5元的转让价格较每股净资产溢价1.38倍。

转让完成后,七台河鹿山优质煤有限责任公司将完全退出华海财险。

在此之前,华海财险的股东方之一莱州诚源盐化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1.2亿股股份全部转让给烟台诚泰投资有限公司。转让后,烟台诚泰投资有限公司持有股份占华海财险总股本的10%。

“从上述2家股东退出华海财险来看,都属于溢价退出。”一位资深保险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些资本对于保险牌照的追逐,更多的是看中其带来的投资收益,而并非真的想要做保险事业。这也是为什么保监会要加强对保险公司股东清理的原因。资本对于保险行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但大进大出不利于行业稳定健康发展。”

相关阅读